论明清徽人棋谱与棋评(刘良政)

2015-11-20 15:52:04来源:边锋

作者简介:刘良政(1976— )男,安徽肥西人,硕士,副教授,主要研究领域为体育文化、体育史志。

 

 

明清围棋是中国围棋发展史上的又一高峰,其标志之一是涌现了一大批国手和地域围棋流派的形成。明中叶王世贞论当时出现了三大地域围棋流派:京师派、永嘉派、新安派(又称为徽派)。其中新安派是以古徽州府一府六县为地域范围,出现了汪曙、程汝亮、苏具瞻、吕存吾、汪幼清等国手。事实上,清代徽州地区国手名家辈出,特别是清中叶出现了被誉为四大国手之一的程兰如,延续了明中叶徽派围棋的竞技水平。可以说,明清徽派围棋发展兴盛长达三百多年。明清徽派围棋发展兴盛的一个重要表现,就是明清徽人编辑、刊刻了大量围棋棋谱,并诠释了围棋基本义理、品评了围棋着法、阐释了围棋思想。明清徽人棋谱在体例、内容、数量上,均有许多可论之处;而明清徽人的棋评,在评论对象与内容上,也值得进一步的研究。因此,考察明清徽人棋谱与棋评,是对明清徽派围棋内涵的进一步挖掘,有利于对徽派文化作更广更深的阐释,也有利于深化对中国围棋史的认识。

一、明清徽人棋谱。

明清徽人棋谱既指明清徽籍人士刊刻的棋谱,也指明清徽籍人士撰辑的棋谱。既包括徽人自己的对局谱,也包括他人的对局谱。明清徽人撰辑的棋谱,有明显不同,明代徽人撰辑刊刻的棋谱多为综合谱,即包括布局定式、残局处理、对子局等,而清代徽人撰辑刊刻的棋谱多为对局谱。

1.综合谱

1.1汪云程《犹贤集》

汪云程,明嘉靖万历时歙县人,其所撰《犹贤集》共四卷,今存卷一和卷四。卷一为八位弈家的残局处理图,每图均列出相应变化图。

除汪中山外,其余均为宋元国手弈家。卷四为“具体之局”,即局部死活处理图,都有相应的变化图。卷后有徽派弈家汪小山即汪曙的跋。该谱是典型的布局定式与死活、征杀谱。需要说明的是汪云程在《欣赏编续编》中,还辑录了明代浙江国手岑乾的《弈选》,这是其刊刻他人对弈谱。

1.2汪廷讷《坐隐先生棋谱》

汪廷讷,明万历时期休宁人。其少时受家乡围棋氛围熏陶,在里居之时,于家乡建有昌湖,并建环翠堂,设有对局室,他于其中习弈、研弈、对弈,自订棋谱,谱成后,当时士大夫名流、公卿官宦,均有题赠序跋,多达数百篇,堪为徽人编订棋谱中的一大盛事。该谱分上下两卷,上卷为布局定式,下卷为满局谱(含对子与让子局)、残局处理分类图。谱前有序,还有大量的关于围棋技术、围棋战术、围棋思想以及围棋与人生的论述。该谱是典型的综合谱。

1.3苏具瞻《弈薮》

苏具瞻,明万历后期休宁人。其少时因在当地官员邵翼廷处观看对局,于对弈多有心得,加之刻苦钻研,并在长期的游弈中,棋技迅速提高,当时遍有“小苏”之名(相较于苏轼而

言)。其所撰的《弈薮》,创新颇多,影响深远,以致后人评价“自此以后,棋谱皆从此脱胎而出”。该谱分元亨利贞四集,分别为满局、起手、侵分、残局,是明代重要的综合性棋谱。

1.4周元服、汪幼清《弈时初编》

周元服、汪幼清均为明末清初新安人,二人同撰《弈时初编》。据《贩书偶记》记载,该谱共四卷,明崇祯间刊本,有起手全图残局侵分四类,是综合谱。

1.5汪秩《弈隅会通》、《弈理析疑》

汪秩,嘉庆时休宁人。嘉庆十四年重刻《弈理析疑》,内容有边角图势十门,全局对子十五局。该谱前有汪秩(似园)的自序。另据《弈人传》所记,汪秩籍海阳(今休宁),而家金阊。施定庵晚年尝主汪秩家,施定庵校正汪秩所著《弈隅会通》二卷。该谱所选内容最精。今未见传本。另外汪秩与毛孝光同辑《受子谱》,共一百三十局。

2对局谱

明清徽人撰辑与刊刻的对局谱,既包括自己的对局谱,也包括其他国手弈家的对局谱,有的仅是刊刻他人对局谱。

2.1吴贞吉《不古编》

吴贞吉(瑞徵),清初新安弈家,该谱为其广 前谱与二诸名手胜局,撰辑而成,共涉及到20位清初国手弈家的66局对局谱,其中有25局是其与他人对局。吴贞吉曾有志于撰官子谱,可未成,后为陶式玉(存斋)校订《官子谱》,并作序。

2.2汪幼清《棋谱新局》

清人钱谦益在《棋谱新局序》中说:“幼清北游归,出其对弈全谱,凡四十局刻之,以公于人,而属余为序。”可见《棋谱新局》为汪幼清北游时的对弈谱。该谱已佚。

2.3汪汉年《眉山墅隐》

汪汉年,清初歙县人。朱彝尊《赠汪叟序》指出其善弈,且为第一品,而且还评价了汪汉年诗作“详雅中律”,写真画卷亦为当世巨公才士所嘉奖。民国黄俊《弈人传》说其著有《弈悟》和《眉山墅隐》。前者尚不可考,而《眉山墅隐》据今人陈祖源考证,该谱为徐致章督榷杭州时,邀请当时国手汪汉年、周东侯、程仲容、盛大有进行棋艺交流。此次交流赛的对局谱,由汪汉年整理。陈祖源还考证出晚清王存善所辑的《寄青霞馆弈选续编》卷一中四人之间的六十局对局,就是汪汉年整理的《眉山墅隐》。可见该谱为徐致章主持的杭州棋艺赛的专谱。另据徐星友《兼山堂棋谱》所评“汪汉年、周懒予”对局云:“九虎十一飞,躁急,不明大意,至眉山墅隐时,局面始归醇正。”可见《眉山墅隐》确为汪汉年所辑撰。

2.4程兰如《晚香亭弈谱》

程兰如,歙县人,为清中叶四大国手之一。其晚年寓居扬州,授徒传艺。其与韩学元、黄及侣二人对弈让先,共有15局,撰辑为《晚香亭弈谱》。该谱有韩黄二人对子八局,程韩授先对局二局,程黄授先对局五局。每局后均有程兰如细评。

2.5鲍鼎《蜗簃弈录》

鲍鼎,清末歙县人。其潜心于棋谱收集,刊刻《蜗簃弈录》八种。前五种为重刊前人棋谱:《黄龙士全图》、《弈括》、《围棋近谱》、《晚香亭弈谱》、《弈理指归续编》。后三种刊刻有清一朝名家国手对局谱,为《国弈初刊》(刊刻清朝乾隆中期以前棋手对局谱)、《国弈二刊》(刊刻清朝乾隆中期以前棋手的让子棋谱)、《国弈三刊》(刊刻清朝乾隆、嘉庆间棋手的对局谱)。另外,鲍鼎还为清末棋谱编印大家邓元鏸和王存善提供一批珍贵对局谱,从而使得这些棋谱得以刊入《弈潜斋棋谱》、《寄青霞馆弈选续编》中,流传至今。

二、明清徽人棋评

明清徽人棋评,表现在其撰辑刊刻的棋谱中,也表现在其所撰的棋谱序文和棋论著述中。这些评论既有对局谱的粗评与细评,也有对定式处理的评价,还有对弈家风格、棋技水平、围棋思想、围棋流变的总结与评论。

2.1评着法

明清徽人在具体着法棋评上,分细评与粗评两种。细评就是从每局布局定式每一着开始,均作点评,直至官子终局。这种评析方式多见于清代徽人棋谱中。如程兰如《晚香亭弈谱》中所评韩学元、黄及侣的一局,其评曰:“二非局面之正,三即宜拆三,以乘其隙,十三固可着,然不若于九四位,转头照常着去,方为纯正。……七四当一百二十一位长,照应大块。凡破大块之法,必须遥为之势,若一着实,便成钝置矣。若白于一百二十四位封,则黑七九压出,白棋破碎难以收拾。……一百二十六,若于一百二十七位吃,犹可多胜。”这一细评,既指出布局阶段如何布势为正,中盘阶段如何照应大块,对杀阶段,如何走出妙招,也指出官子阶段如何精益求精,获得多胜。

粗评,既有对满局谱的胜负关键着法的点评,也有对定式、残局处理、侵分着法的简要评价。如苏具瞻《弈薮》中对“捲簾边”八变中第三变图谱,评论道:“捲簾数变非收则势失,皆因二着以落套之故耳。此变弃子,则势不失而胜负未分,宜法。”虽简要作评,但不失精当。

2.2评棋技棋风

弈家棋技棋风,一直是棋评者所热衷讨论的。明清围棋史上,王世贞、冯元仲、钱谦益、徐星友等的棋评,可谓独树一帜,堪为不易之论。明清徽人关于弈家的棋技棋风评论,是中国围棋评论史上,有待关注的内容,其所评突出了弈家水平,彰显了弈家风格,有些棋评,蕴含丰富,立意高远。

汪廷讷《弈中九仙歌》以诗歌形式,对明初中期弈坛九位弈家风格与棋技进行概要式评述。“国朝围棋谁在先,汪曙英名艺独专。鲍中磊落羡青年,人呼小友至今传。李釡逸气何翩翩,潇洒飞扬 比肩。程亮超凡更入玄,庖丁解牛目无全。吕济跋扈谁当前,所向城壁难为艰。朱方两生雁行连,弈罢红楼醉管絃。飘飘自是人中仙,黄立奇正善操权。真成孙武十三篇,寒山释子道弥天。手谈三昧走珠圆,游戏三千与大千。”所论九人中既有京师派、永嘉派代表弈家,也包括徽派弈家汪曙、程汝亮、吕存吾等,其所论交王世贞所论的围棋三派,更为细致,彰显了明中叶弈家的棋技棋风。

鲍鼎所刊的国弈三刊,每刊前均有序文。其中《国弈初刊序》对清中叶梁魏今、程兰如以及清代国工弈技的评价,不仅梳理了清朝围棋史的变化,还突出了国手弈家的风格。“……我朝国工,如周懒予、汪汉年、周东侯诸人,固已上掩往哲。迨黄龙士一出,其落子布算,如飞仙剑侠,令人莫测端倪。同时国手,咸为所败。……嗣梁、程、施、范四大国手继起,於弈之远神大意,转换变化之法,可谓推阐无遗。……其中龙士固属卓越一时,即所拟诸局,亦莫不沈几观变,以大神通退藏於密,允为弈家准的。他如徐星友之和平中正,其诣亦未易几。……”特别是对梁程对局,评价道:“及程、梁对局,最为细腻风光,不必标新领异而落落词高,令人有阳春白雪之叹。”这类棋评相较于着法的细评,概括性强,蕴含丰富,立意深远。

2.3评棋理

与评行棋技巧、风格特色不同的是,评论围棋思想、围棋基本义理乃至围棋与世局人生,需要评论者从围棋的基本道理出发,引申对围棋道义的深刻阐发。明清徽人能够于对局研弈、生活经历中,究尽围棋基本战术思想,体悟围棋与人生世局、兵法的关联,从而呈现出深刻而又富有特色的评述棋理的内容。

2.3.1评围棋基本义理

汪廷讷、苏具瞻在其棋谱中均对《棋经》进行注解和汇评。前者的《坐隐先生棋经汇萃》则是对棋经基本义理的汇释与阐发。而后者《棋经并注》则是在照录棋经原文的基础上,对其作注解。如其对“审局”中“误人多方,成功者一路而已”作注解道:“古今胜负皆因一误而已,误差也;多方者百端以惑之也。棋说本来只许赢一路,便是成功,明智达此,所以百战不殆。晋王仲宣歌云:头尾只求多一路,免烦大败笑旁观。”

苏具瞻在“起手、满局、侵分、残局”等围棋基本义理上的精辟论述,堪为围棋史上的经典论述,而且其擅长从与兵法相通的角度论棋理。如其“满局说”云:“弈之力量智巧全于满局见之,即兵之酣战也,稍有一意不沉着,一着不工緻,寸瑕掩全瑜,非完全矣。”

官子在对局过程中,往往有神奇的作用。徽人吴贞吉在为陶式玉《官子谱》所作的序文中说道:“若夫形象已成,疆域已定,其沉几观变,而出奇制胜者,惟官子是赖。每见敌手相对,体格不失,而或以平局而败,或以胜局而败,或以宜败之局,而反得转败以为功,一则收桑榆之效,一则贻末路之蹉,官子谱不较诸谱为更急,而其用为更神哉。”吴贞吉认为,历来刊谱中,官子谱少见,而官子在对局中的作用,不可低估,其用“神奇”作概括,为弈评家少见。

2.3.2评围棋思想

相较于清代徽人评棋时,大都擅于一技之评不同的是,明代徽人长于从棋道乃至围棋与世局人生方面作出感悟与评价。汪廷讷是明代徽人评述围棋思想的代表人物。拙文《明代文人习弈的集大成者》已就汪廷讷围棋与人生、棋道作过总结与论述。兹不赘述。苏具瞻、吴贞吉在棋道与人生方面,也作过精彩的论述。苏具瞻《棋经杂说》云:“棋之始也自无而有,棋之终也自有而无;势之相角也,或远或近或弱或强或利或害,变化不一,弈者可不察其机心乎?棋虽胜而安矣,而存矣,不敢以骄泰临之,虑其危而亡也,安不忘危,存不忘亡,岂非君子之道乎?”苏具瞻能够从棋道中体悟出棋道与君子之道的相近,这不仅深化了对围棋的认识,也提高其处世方法的认识。吴贞吉认为,天下之至静者,才能于弈中得其理于机先;天下之至动者,才能悟其神用于莫测。从动静的角度体悟棋道,并由弈道联系到陶式玉的人生遭际。认为正是陶式玉深悟棋道,方使得人生在逆境中得以扬起。

三、明清徽人棋谱与棋评特点

1.尚古与尊今

明代棋谱普遍有尚古之习,奉《棋经》为典。明代徽人撰辑与刊刻的棋谱,也有尚古的特点。汪云程《犹贤集》中,所列八人局部图谱,仅一人为明人,其余均为宋元人。而汪廷讷、苏具瞻谱中,对《棋经》进行转录与注解,体现了对《棋经》的推崇。明代徽人棋谱不仅广搜古谱还征引时谱。《弈薮》所辑录的定式变化图中,有出自林应龙《适情录》、岑乾的《弈选》、方子振的《弈微》、褚克明的《秋仙谱》,以及《弈玄》、《萃弈搜玄》等。这些棋谱均是明中后期重要的棋谱。

清代徽人撰辑刊刻的棋谱以当下对局谱为主,且长于对棋谱的每着每势进行细评。程兰如的《晚香亭谱》、吴贞吉的《不古编》、汪幼清的《棋谱新局》等。这反映了清代徽人注重实战对局,追求棋艺的趋势,体现了尊今的特点。

2.多元与单一

明代徽人棋谱在体例、内容上,体现出多元的特征,也就是一部棋谱中,既有基本的布局定式,也有残局、满局,还有附注《棋经》、围棋评论,而且谱前的序文题赠与谱后的跋言齐备,可以说明代徽人棋谱是围棋著述的万花筒。清代徽人棋谱相对单一,以辑录时人对局谱为主,在评棋方面,注重棋艺的精益求精,探求棋技的无穷变化之奥妙,在围棋思想与围棋战术理念上显得相对单一。

3.传承与创新

明清徽人棋谱与棋评,既注重传承,也注重创新。明代徽人棋谱尚古习尚,本身就是对围棋棋谱的一种传承。清代徽人鲍鼎广搜古谱,并收藏与刊刻,特别是其刊刻清代重要的五部棋谱,就是在传承围棋及其棋艺与文化。而其刊刻有清一朝国手对局的国弈三刊,既是在传承,也是在创新。另外程兰如所作的《眉山墅隐》评,据清代徽人程爱函所作的《眉山墅隐跋》指出,因程兰如不满徐星友所评汪汉年对局,而作重评,这是徽人棋评创新的一个表现。吴贞吉的《不古编》更是体现了传承与创新的统一,正如蒋焜所作的《不古编说》所云:“其中第次位置,有条有理,平而无奇,不过事古人之事,暨起伏攻取,中肯中綮,出乎意表。是则今人心,古人之心,合而参窥,古如是,今亦如是,何可别焉?因颜之曰:不古编。”

同样,汪秩重刊《弈理析疑》是对臧念宣、吴修圃、朱绶著述、评辑、刊刻的《弈理析疑》的传承,也体现了创新意识,如其对该谱的印制与棋评的考订等。

四、明清徽人棋谱与棋评的内生动因

明清徽人大量刊刻著述棋谱,并且就围棋义理、思想、技战术进行细致深刻,精当而又富有特色的评论,这与明清围棋的良好社会氛围有紧密关联,但是明清徽州自身的地域文化、经济发展及社会传统,是明清徽人热衷于著述围棋棋谱,开展围棋评论的内生动因。

1.发达的出版业与热衷收藏的风尚

鲍鼎能够重刊清代重要的五部古谱,以及刊刻国弈三刊,辑录了乾隆至嘉庆时期国手弈家的数百对局谱,就是因为其喜爱收藏。他在《国弈初刊序》中曾说:“予昔年向汪子君佩及朱子久世丈处,假钞诸国工未刻谱一册,眉评皆梁魏今所批。”汪君佩和朱久世均是其同乡人。明清徽州藏书业发达,藏书大家大都建有藏书楼,而民间也有私人藏书的风尚。正是能够从乡人那里抄得稀见国工对局谱,从使得其能够顺利刊刻棋谱,并能够为王存善、邓元鏸等棋谱刊印大家提供稀见的前人对局谱。另外,清代乾隆嘉庆、道光年间歙县鲍氏家族,出现了藏书刻书的几位大家,如鲍廷博、鲍崇诚、鲍廷爵等,鲍鼎可谓是延续家学渊源,善于藏书,精于刻书。另据赵吉士《寄园寄所寄》记载,苏具瞻《弈薮》版印之后,赵吉士父亲将其收藏,“所著《弈薮》,刻板尚藏予家,今为行世”。徽人热衷收藏的习尚,使得大量的棋谱得以保存和流传。

明代汪云程,曾编校辑刻多种古籍,是位刻书家。因此其刊刻的《犹贤集》以及《欣赏编续编》中的《弈选》,均与其嗜书喜爱刊刻有关。而汪廷讷《坐隐先生棋谱》中的图谱就是由徽州黄氏刻工所镌刻的,当时黄氏刻工刻印精致,在刻书业中有较高声誉。正是由于发达的刻书业,徽人刊刻了大量的棋谱与棋评,是徽州刻书业为中国围棋发展史作出的重要贡献。

2.徽商的支持与资助

明清徽商长于内,成于外。他们经商在外,寓居在明清围棋重镇苏州、杭州、扬州等地。大盐商江春在扬州的江园里,有国手弈家名流聚集在此对弈。据《扬州画舫录》卷十二“桥东录”条记载:“有对弈者,有从旁而谛视者,有怜其技之不工而为之指画者,有捻须而浩叹者,有讼成败于局外者;于是一局甫终,一局又起,颠倒得失,转相战斗。”江园里的对弈活动堪为胜景之一。徽商后代的江逻,清雍正乾隆年间歙县人,当时的国手弈家如范西屏、施定庵均久住其家,相与切磋棋艺。这是徽商直接或间接支持围棋活动。

而徽商后代的汪秩,寓居苏州,施定庵晚年尝主其家,并为汪秩校订《弈隅会通》,使得该谱在对局选择上,精致上乘。另外如上文提到的棋谱刊印家鲍鼎,是徽商后代,由于家业资本雄厚,才使得其能够广搜棋谱,并收藏刊刻。也就是说,徽商在明清徽人棋谱的刊印方面,起了间接作用。

3.明清徽州理学与数学的兴盛

徽州是朱子故里,明清徽州理学兴盛,数学发达。在良好的理学氛围里成长起来的徽人,善于穷究事物的变化,精于数学的算计。而这两方面均是围棋习弈者所必须具备的基本要素。由弈技上升到弈学,并产生弈学与易学互通,使得明清徽人的棋评,深刻而富有哲思。汪廷讷的《棋赋》、《原弈》、《弈旨》、《弈喻》、《弈几》、《易弈辨》等有关围棋思想、围棋道理以及易学与弈学的区别等论述,体现了长于理性而又深邃的棋评特点。另外吴贞吉也能从学易中体悟推广弈道。姚启圣说:“生更能进而学易,推广弈之道焉。”如吴贞吉在《不古编》中所评的高钦如与其一局对局的总评中说:“此局着着淡雅,有自然之妙。公于政余,偶露一动,非管仲蠡测者,不能探其底蕴也。”这样的棋评语言,反映了棋评者穷究围棋棋技奥妙,钻研围棋义理的评棋风格,这与徽州理学思想与数学思维是一脉相承的。

参考文献

1. 汪廷讷:《坐隐先生全集》 四库存目丛书

2. 黄  俊:《弈人传》 岳麓书社 1986

3. 万正中:《徽州人物志》黄山书社 2009

4. 刘良政:《明代徽派围棋述论》 《围棋天地》2009年第十四期 

5. 刘良政:《清代徽派围棋研究》 《体育文化导刊》2012年第五期 

6. 刘良政:《明代文人习弈的集大成者》 《围棋天地》2013年第二十四期

联系我们

24小时在线微信客服:

V锋侠(vfengxia)

官方QQ群:220996757

人工服务热线:

周一至周日9:00-22:00

4007202233 / 021-5136988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