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国古代围棋规则探源】两溢后计俘子的围棋规则(章浒)

2015-11-20 17:38:28来源:边锋

      本文引言首先对围棋起源、围棋与中国古代哲学、围棋的座子作了一些猜测与论证。正文根据最基本的围棋规则,从数学上证明了两溢后计俘子规则(即吃子棋规则)与古代围棋规则是等价的。对近年在日本发现的明代古籍《烂柯经》作了一些考证;运用两溢后计俘子的思路,对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的注文“棋家许连下三手打筹,虽许用三,将杀则止”进行释读,根据上述释读,对北周《敦煌棋经-棋制篇第六》中的“论筹”作出了全新的解读,对<棋制篇第六>全篇特别是“砲棋”也作了新颖的解释。由于作者水平不高,文中一定有许多错漏之处,还望专家与读者不吝赐教。抛砖引玉,正是作者所愿。

 

一、引言    

1.围棋起源的猜测

      一般认为,围棋是尧舜时期(约公元前2377年)发明的。这个时期正是中国古代天文历法高度发展的时期,农耕已成为当时重要的生产活动。早在距今6500年的古代中国,就有了原始的天文学知识(参见:冯时《河南濮阳西水坡45号墓的天文学研究》 《文物》1990年第3期)

      人们的发明创造不是凭空产生的,需要一定的基础条件。农耕生产活动要求人们对天文历法的掌握,正是发明围棋的基础。

      吴清源认为围棋是从观测天体运行、占卜阴阳的工具演化而来。围棋起源于天文学工具的猜测不无道理。在远古中国,掌握天文历法就掌握了农时,凭以号令氏族,因此天文学就是帝王学。“尧造围棋,丹朱善之”,非常有可能是尧想让丹朱通过弈(音同易)这个工具来掌握天文学以及事物发展规律推演的易学

各种猜测众说纷纭,本文将以数学证明结合古代文献的记载来探究围棋规则的起源。

 

2. 围棋与中国古代哲学

      “无极生太极,太极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”        《易经》

      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万物负阴而抱阳,冲气以为和。” 

      —  老子《道德经》

 

      棋盘中央的一点称为天元,又称太极,整个宇宙由一点而始(无极生太极)。 黑白二色棋子代表阴阳,二者对立统一,通过空枰道(气)阴阳得以缓冲,因此“冲气以为和”。

 

      3. 围棋的座子

      因为我们是在已创生的宇宙中演绎棋局,所以棋盘上应有代表“四象”的座子(势子)。

      东汉班固著《弈旨》:“四象既陈,行之在人,盖王政也。” 意思是:四个座子摆放陈列后,棋局的演绎由人进行,这就是王政啊。可以看出,棋盘上的四个座子代表“四象”。

      研究者一般认为《弈旨》的“象地则、神明德、阴阳分、效天文”是四象。 但是“骈罗列布,效天文也”是描述棋局中的棋子“骈罗列布”的景象,如果上述四个景象代表四象,那么在已经陈列棋子的情况下,又怎么”四象既陈,行之在人”呢?这是互相矛盾的。

 

二、围棋的基本规则与重要附加规则

1.围棋的基本规则

有气则生,无气则亡,气尽子提;同时无气,下子一方提对方无气之棋子。

一方一手,交替下子,等手终局;不得放弃,可走虚手,交一俘虏。

解读如下:

一阴一阳之谓道 — 《周易 ·系辞》

孤阴不生、独阳不长 — 明·程允升

      可以看出,中国古代朴素的对立统一的哲学思想,是围棋规则“交替下子,不得放弃”的源头。

 

一方一手,交替下子的意义:

见赵之云《中国围棋胜负计算法及其演变》一文中的分析论证。

      等手终局意义:见陈祖源《围棋规则演变史》(P87-93),唐宋对局记录中,记载双方各XX着的棋局实例解析。

不得放弃,可走虚手,交一俘虏的意义:

      (1)唐宋元时代的古棋是数空的,如果允许放弃着手并且不交俘虏, 那么如赵之云所举“盘角曲四”小棋盘一例,双方将棋局继续进行下去,胜负之数就改变了,“盘角曲四,局终乃亡”就不能成立。

      (2)同样,在数空规则下,如果允许放弃着手并且不交俘虏,为了“实证死活”而去提走对方死子,必然会改变胜负之数。 这就发生了数空规则无法“实证死活“的问题。

 

因此,当代美国规则也规定了类似的条文:如果放弃着手,必须交出己方棋子一颗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允许走虚手的规则与“NO PASS GO”的区别,NO PASS GO不允许虚手。

 

      2.其它的一些阐述

      禁着点的概念不是必须的。 既然没有禁着点,就不会有1眼的活棋。 没有禁着点,必然是允许自尽的。自尽包括:单子与多子自尽。虚手(交俘虏)是自尽的特殊形式。

      为什么一个棋块有2个真眼,对方就无法杀死它?

     因为对方不能同时下2手棋,将这个棋块真眼的2口气同时堵死。

      3.围棋的重要附加规则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打劫规则(本文略)

 

三、棋局示例

1.    两溢后计俘子的9路棋局示例

      两溢:棋盘上黑白双方棋块都下到只有基本眼位的情况,只能走虚手交俘虏。


2. 两溢后计俘子规则的胜负判定

虚手就是直接交俘子,即交己方棋子一颗给对手,两溢后按俘子多少定胜负。

上图:白方死子2颗、虚手0,合计2颗俘子;黑方死子5颗、虚手6,合计11颗俘子;结果是白胜9子。这里的“白胜9子”的“子”是俘子,与唐宋数路规则的“路”等价。

3. 唐宋数路规则的胜负判定

      唐宋数路规则的棋局,不必下到“两溢”局面。

      死子回填后,直接数盘面上的空(落子权),是“两溢”之棋的简化形式。

      一般情况下,唐宋数路法是不收完单官,所以在很多时候,两溢后计俘子规则与唐宋数路规则会有收后的1路差异;这里就不赘叙了。

 

四、两溢后计俘子(吃子棋)规则等价于其它围棋规则之推导

      仍以第二节围棋基本规则为论证条件:

      有气则生,无气则亡,气尽子提;同时无气,下子一方提对方无气之棋子。

      一方一手,交替下子,等手终局; 不得放弃,可走虚手,交一俘虏。

      举19路棋局例如下:
      交替下子,下到两溢局面时,黑白各走m个棋子;
      黑方在棋盘上生存: a个棋子 则:黑被吃子: m-a
      白方在棋盘上生存: b个棋子 则:白被吃子: m-b

      盘上棋块赖以生存的基本眼位: x个 空位

      因: a+b+x=361 得: x=361-a-b  (代入用)

      假设黑棋胜,则必须满足的条件如下:

      两溢后计俘子(吃子棋)规则:

      (m-b)>(m-a)   得:a>b

      两溢后计活子规则:a>b
      明清还棋头规则: a+x/2>180.5    注:x/2就是平分眼位,实际就是还棋头

      可得: 2a+x>361
      代入: 2a+361-a-b>361  得: a>b

      结论: 两溢后计俘子(吃子棋)规则与两溢后计活子、明清还棋头规则的胜负是一致的。


      注:前节已述,唐宋数路规则是两溢后计俘子规则的简化,涉及收后时,会有1路差异。

      明清还棋头规则与唐宋数路规则也有类似的收后1路差异。

     (可参考陈祖源《围棋规则演变史》P94-98单官问题)

 

五、两溢后计俘子(吃子棋)规则的意义

      俘子就是被吃的死子。吃子棋最自然,最直观,最易为初学者所理解。初学者爱好吃子,以吃子多为荣,根据“个体发育重演系统发育的理论,可以猜测吃子棋规则可能是最早的围棋规则。

在等手的前提下,下到“两溢”局面时,计活子与计俘子是等价的,一方在棋盘上的活子多,它在棋盘下被吃的死子自然就少。

     从两溢局面时,俘获棋子多的一方胜入手,就自然理解了为什么古棋不计活棋的基本眼位。因为,基本眼位对吃子(获取俘子)没有贡献。

      古棋规则等价于吃子棋规则这一事实,具有深刻的意义。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围棋胜负规则为何是所谓的“围空更多”?因为:围得的空及盘上未提的死子都是获取更多俘子的“期权”。

吃子棋规则的着手太多,需要反复填子、杀子,一直下到“两溢”局面,再得出“哪方俘获另一方的棋子多哪方胜”,很不方便。所以要简化成等价的简单一些的规则。这就是先唐停道、两溢规则、唐宋数路规则、明清还棋头规则。

    (注:本节上述文字的阐述者:百度围棋吧 蒋四公子,文字略有修改。)

 

       到了唐代,施行死子回填后的数路法之后,规则就从计盘外俘子判定胜负的先唐“停道、两溢”规则,转变为计盘内“路”(死子是负路)判定胜负的唐宋数路规则,因为在棋盘上死子回填后“等子比路”,唐宋数路规则实际上也就是计盘内的活子。

      这样,最迟是到唐代,围棋规则的着眼点完成了从“计俘子”到“计活子”的转变。

 

      以上是“大胆假设” ,但还需要文献资料“小心求证”。

      非常幸运的是,近年发现的明代朱元璋第17子朱权辑《烂柯经》中〈棋经十三篇〉的注(初步研究:该注文字的古奥程度,年代远在明代之上),结合《敦煌棋经》以及《忘忧清乐集》,可以自洽的证明先唐停道、两溢规则是“计俘子”的规则。

      《烂柯经》现存日本国立公文书馆。

 

六、从计俘子的角度去解读先唐围棋规则

1. 北周《敦煌棋经-棋制篇第六》关于围棋规则

      《敦煌棋经-棋制篇第六》:“凡论筹者,初捻一子为三筹,后取三子为一筹,积而数之,故名为筹。。。 碁有停道及两溢者,子多为胜”

2. 宋《忘忧清乐集<论棋诀要杂说>

      《论棋诀要杂说》:“皆筹为溢,器中积水满而流出曰“溢”。《孝经》云:“满而不溢”是也。白黑两棋非满局,路各有多者为赢”

      据前辈学者:《论棋诀要杂说》为李逸民辑选的刘仲甫注《棋经十三篇》。

3. 《棋经十三篇》的各种版本

      《<棋经十三篇>校注》作者李毓珍列出《棋经十三篇》的十八种不同版本。但是,未列出《烂柯经》,说明当时还没有发现此书。

      另:李毓珍所称“石室本”、“居易本”的文字及注与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的文字及注基本上是相同的。

4. 元《玄玄集》与明《烂柯经》中〈棋经十三篇〉的注之差异

      据李毓珍:元《玄玄集》严注共引用刘仲甫5条注释,赞成3条,反对2条。可在《忘忧清乐集》及《棋诀》中看到这些注文。刘作为离原著《棋经十三篇》成书年代最近的注释者,怎么会将原著理解如此差池,另人费解。

      经250年左右的时间,历经宋元交替,文化之毁灭,非常怀疑严的理解是否正确。

5. 编撰《烂柯经》资料来源

      中国古代棋书著作虽多,但流失极易。十五世纪初《永乐大典》编撰时,广为流传的只有《玄玄棋经》、刘仲甫的《棋诀》等著作,现存明代以前的著作没有提到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的前十二篇的注文 。所以,编撰《烂柯经》的资料来源,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下定论。

      据陈先行的研究(俄罗斯国家图书馆藏《玄玄棋经》的版本问题):“浙江省图书馆所藏明嘉靖七年戊子(1528)汪轼(字德敬)刻本。。。罗佐序文谓《烂柯经》与《玄玄集》各有旧版,岁久漫灭,汪轼抄得善本,合而梓之。” 从一个侧面证明《烂柯经》与《玄玄集》的资料来源是不同的。

6. 明代重刻《烂柯经》序的一点考证

      日本国立公文书馆藏《烂柯经》是正德三年(1507年)的重刻本。安福欧阳旦为重刻本作序,此重刻本由中相刘公旧藏的《烂柯经》善本而来。

      原本《烂柯经》由“遐龄老人 臞仙”所编。“遐龄老人 臞仙”即朱权(1378年-1448年),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,封宁王,号臞仙,又号涵虚子、丹丘先生。朱权多才多艺,群书有秘本,莫不刊布之。朱权作为皇家贵胄,有条件获得皇家或民间秘籍。

      笔者《从<敦煌棋经>的“非生非死非劫持”说起——明<烂柯经><棋经十三篇>注文初探》一文,初步结论是:《烂柯经〈棋经十三篇〉》前后13篇注文极有可能是宋代刘仲甫的原注。

 

7. 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所载“打筹不得过三”的注

      成恩元教授根据元代严德甫《玄玄棋经》注解释: “打筹不得过三”是指下三盘论筹的比赛,也就是三局论输赢。
     
但按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的注:“棋家许连下三子打筹,虽许用三,将杀则止。

“打筹,同打水打酱油,得到筹码之意。众所周知,在收完单官之前,按围棋逻辑,不可能让一方连下三子。那么,记载的“棋家许连下三子打筹”,必然是在收完有价值的官子后才能进行的。

      一方连下三子,另一方必须应以三手虚手(交三个俘子),否则胜负之数就改变了。

因此,连下三子就能获得三子俘虏,也就是获得一筹。(三俘子为一筹解释见下)

这是在判定胜负“做棋”的时候加快进程,某方连下三子,另一方交三子俘虏, 虽然允许连下三子,将杀棋的时候必须停止。

 

      北周时期的《敦煌棋经》载:

      “凡论筹者,初捻一子为三筹,后取三子为一筹,积而数之,故名为筹”。

      《敦煌棋经》记载“后取三子为一筹, 非常明确的表明:三子为一筹。

      与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中“连下三子打筹”就联系起来了。

      因此:下论筹的棋,初捻一颗净胜的俘子代表胜负,价值三筹,后以三颗俘子为一筹。。。
     
在棋馆接触过赌棋就知道,前者是“底”,比如:赢了此局就有底100元;后者是赢子的价值,比如:赢1子再算多少钱。

      《敦煌棋经》记载:“棋有停道及两溢者,子多为胜。”“子多为胜”究竟是“活子”多为胜,还是“俘子”多为胜? 既然论筹的时候计的是俘子,那么“子多为胜”就是停道(达到双方在盘面上落子权相等同)或两溢局面下, 俘虏对方的棋子多的一方胜。

      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注“局满而有余子为赢筹”,也表明棋局下满后,俘获棋子多的一方为赢筹。从以上的论述可以看出,俘子与筹有着密切的联系。


      规则研究者已考证,所谓“溢”就是下到只有基本眼位的满局后棋子溢出棋盘的情形。见《忘忧清乐集〈论棋诀要杂说〉》以及《烂柯经<棋经十三篇>》注,刘仲甫对“溢”的解释。对于“皆筹”的解释,笔者认为:就是黑白双方都不能在盘上落子了,只能在盘外落子,每一回合双方都交给对方一子做俘虏,互相交三个回合俘子称为“皆筹”。

      《烂柯经》与《玄玄棋经》各有传承,元代《玄玄棋经》作者斥旧注为非,可能是宋末文化断层,未能传承前代文化所致;更有可能是因为胜负计算的具体方法早已改变,从先唐“停道、两溢”规则转换到唐宋数路规则后,此时严德甫已不懂得“两溢”与“论筹”的棋规了。

      所以, 皆筹为溢”就是双方都不能在盘上落子,都只能交俘虏,称为“皆筹”, 这个时候必然是“两溢”的局面。

      “淘子不限其数”,“淘子”的淘有淘汰、淘选的意思。

      解释有二:1、从盘上取走未提的死子;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、互相交换俘子。         倾向于解释1

 

      8. 《玄玄棋经<棋经十三篇-杂说篇第十三>

      可以明显看出,严德甫的《玄玄棋经》中对“打筹”与“皆筹为溢”的解释,完全不同于宋人刘仲甫。因《玄玄棋经》流传甚广,“斥旧注为非”,误导了很多人。这里并不否认严德甫对围棋的重大贡献,但也必须说明,严德甫的上述注解,非常可能是错误的。因为,宋人刘仲甫作为围棋大家,在离《棋经十三篇》成书最近的年代,注解发生重大错误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 类似这样的误解,其实并不鲜见。比如:《玄玄棋经》与《烂柯经》对棋份“北斗七”的注释是相同的,“强者两局之中饶弱者七子,取北斗(魁四杓三)之意”。但是,《商山奕谱》中的注释是“饶七路者”,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

七、《敦煌棋经-棋制篇第六》之新解  

      “凡论筹者,初捻一子为三筹,后取三子为一筹。积而数之,故名为筹。”

      凡是论筹(论子彩)的对局,比较双方俘获对方的棋子多少并互相抵消后,

尚有俘子多的一方,第一次先捻取一颗俘子可获三个筹码, 之后每取三颗俘子可获一个筹码。累积起来数之,所以叫做“筹”。(以筹码换取金钱)
     
解释:净胜的第一颗俘子表示嬴棋,因此“先捻一子为三筹”,是计算胜负大筹,之后“取三子为一筹”,是计算输赢大小的小筹。

 

      “下子之法,不许再移。占之不举,君子所上。”
      下棋的规则,不允许移动棋子,落子后不能再拿起来, 这是君子所崇尚(上)的。

注:这是不允许棋子移动以及不允许悔棋的规定。(全部参照成恩元教授的解释)

 

      “凡获筹有持者,必须先破求;取局者,勿论。收子了讫,更欲破取筹不合。”

      凡是手中持有筹码的,再次对局前,必须先说定是论筹。如果只是取棋局局彩输赢,那自然不必说。要是等到棋局结束,棋子都收回罐中后才说要论筹,那就不合理了。
     
注:破,说也。比如写文章时的”破题”。

 

      “棋有停道及两溢者;子多为胜。取局子停,受饶先下者输。纵有多子,理不合计。”

      棋有双方在盘面上落子权空点相等的情况下(不包括棋块赖以生存的气或称基本眼位)以及双方溢满形成满局的情况下,俘获对方棋子多的那方胜,即子多为胜
     
不论筹、只取棋局输赢的对局,如果俘获对方棋子一样多,受饶先下者输。

      取局的时候,只算赢一盘;纵然有多赢得的俘子,是不能合计入内而多得到筹码的。

      注:从《棋经十三篇》“打筹不得过三、淘子不限其数”,猜测做到“停道”之棋的骤如下:

      (1)淘子:清理盘上的将死未提之子,将这些棋子直接交对方俘获;

      (2)打筹:按原下子的次序,进行打筹的操作,盘面“道”多的一方打筹,盘面“道”少的一方交俘子,直到盘面上双方的“道”相等,所谓“停道”。

      经过“淘子”与“打筹”两个做棋阶段后,就可以做到“停道”之棋了。这之后,比较双方俘获的棋子就可以定胜负了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凡砲棋者,不计外行,有险之处,理须随应所无。不问多少,任下皆得。

      古人云:砲棋忿君子是以不满其三。此则缘取人情谓之言也。”

      凡是砲棋,不管外气有多少,下到危险之处是要被反吃的,必须要有应手,不论有多少外气,都可以下,目的是取得更多的俘虏或者让对方填掉空。

古人说:“砲棋收气吃的情况,一直收气会让君子生气,所以收气不满其三”,这只是人情话而已。

      注:(石包)按成恩元教授的解释就是投石头到敌阵中去, 就是战场上的投石器。

但是把“砲棋”解释为“抛劫”就无法赞成了。在棋盘上,投子入敌阵为砲棋,虽然或许会对方被吃,但是也会有收气吃的情况 (类似于砸死了敌人)。
      “
外行二字当作外气解,<敦煌棋经><势用篇>也说:内怀花六,外煞十一行之棋;果之聚五,取七行之子

      “忿君子忿有人认为是字,解释为:都是君子。

      应该特别注意,在局面有“砲棋”的情况下,必须收完外围的单官, 让对方收气吃掉,以争取获得最大数量的俘虏,取得最大的利益。
     
所以,《敦煌棋经》的作者循循善诱,必须要收完“外行”(外气)。如果直接“淘子”,就是直接将死子棋子作为俘虏拿走,那样就吃亏了。

 

      “凡棋斗劫者,应所不问。先有契约者,勿论。“

      最后一句是打劫的规定,待解。

      但提到了一点,打劫规则是可以事先商定的。这也为现代人处理“三劫循环”、“四劫循环”的胜负问题时,提供了一个思路。

参考文献:

赵之云:《中国围棋胜负计算法及其演变》

成恩元:《<敦煌棋经>笺证》

李毓珍:《<棋经十三篇>校注》

刘善承主编:《中国围棋》

陈祖源:《围棋规则演变史》

陈先行:《俄罗斯国家图书馆藏<玄玄棋经>的版本问题》 图书馆杂志 201311
燕来: 《计活子规则》 网络文章

蒋四公子:《还棋头等价与吃子棋的思考》 网络文章

百度【讨论贴】棋有停道及两溢者子多为胜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189891646

《围棋规则发展史新解》 网络文章
《从围棋古谱《烂柯经》中获得的 "打筹不得过三"的解释》 网络文章

附文(略):《从<敦煌棋经>的“非生非死非劫持”说起——明<烂柯经><棋经十三篇注文初探》

 


联系我们

24小时在线微信客服:

V锋侠(vfengxia)

官方QQ群:220996757

人工服务热线:

周一至周日9:00-22:00

4007202233 / 021-51369888